面对钢铝关税欧盟软硬兼施 特朗普无动于衷

  • 文章
  • 时间:2018-11-24 22:50
  • 人已阅读

  图为2005年梅葆玖在法国巴黎第二届中国戏曲节闭幕式上表演京剧名段《贵妃醉酒》。 新华社 图   本报讯 梅兰芳之子、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昨天逝世,享年82岁。青年报在4月4日披露了梅葆玖的病情,牵动了很多读者的心。梅葆玖是3月31日中午吃饭时突发支气管痉挛,导致脑缺氧送医院抢救的。3月29日,他刚刚过完82岁的生日。此病来势凶险,尽管众人祈祷,但是梅葆玖还是没有挺过来。一个梨园界的传奇人物远行了。   “梅兰芳之子”:低调谦和,从不卖弄炫耀   青年报记者曾多次见过梅葆玖老先生。京剧梅派弟子甚众,技艺高超者也比比皆是,但梅葆玖显然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位。这不仅因为他的梅派唱腔很是迷人,更重要的正是他是梅兰芳先生的儿子,第9个孩子。所以青年报记者与梅葆玖的交集,几乎每一次都会涉及到梅兰芳。一次是去思南路87号的梅公馆探访,1933年梅兰芳挑选了此处作为在上海的居所,1934年梅葆玖在上海出生后便在此度过了童年时光。那次探访,记者遇到了一位梅兰芳当年的邻居,老先生回忆起梅葆玖,“梅葆玖才这么高。”他伸出手掌在腰部比划了一下,“常看到他坐在父亲的车里回家去,也是一个不大出声的孩子。”   在很多场合,梅葆玖都是这么“不大出声”的。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掷地有声。还有一次遇到梅葆玖,他当时正在为电影《梅兰芳》忙碌。他的任务主要是为导演陈凯歌把关,挑选一位适合出演其父梅兰芳的演员。最终选定黎明,是梅葆玖同意的。当时人们对于黎明演梅兰芳颇有微词,觉得黎明太老气,而且眼睛无神,一点也没有梅兰芳当年的风度。有人甚至据此质疑梅葆玖的眼光。可以说,梅葆玖是承受了不少压力的。但是和青年报记者说到此事,梅葆玖却显得很淡定和自信。他认为,黎明的气质里有一种天生的柔感,这和他的父亲非常像。还说,定装照确实与梅兰芳有很大差异,但那不是黎明的问题,是化妆师的问题。   确实如此,和梅葆玖谈戏,总是绕不开梅兰芳。“梅兰芳之子”的光环之于梅葆玖,是一辈子的,这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幸福。但是在青年报记者的印象中,梅葆玖很是低调谦和,从不主动谈及父亲,更没有卖弄炫耀。他总是温文尔雅、慢条斯理地谈起梅派艺术的精髓,让人感觉到梅兰芳的艺术已经融入到他的血液,在他的身上继承光大。   扛起梅家旗帜:拒绝改变梅派艺术核心   梅葆玖是梅兰芳唯一学戏的儿子,也是梅家在世唯一活跃在梨园界的成员。所以他义不容辞地扛起梅家这面树起了百年的旗帜,一辈子几乎都在为传承发展梅派艺术而努力。他是北京京剧院梅兰芳京剧团团长。10岁开始学艺,13岁正式登台演出《玉堂春》《四郎探母》等剧。18岁开始与父亲同台演出。代表作《霸王别姬》《贵妃醉酒》、《穆桂英挂帅》、《太真外传》、《洛神》、《西施》等,清一色的梅派经典。梅葆玖还桃李满天下。教出了李胜素、董圆圆、张晶、张馨月、田慧、谭娜、尚伟等几十位优秀的梅派演员。应该说,在四大名旦所开创的流派之中,梅派艺术今天能如此风生水起,追随者甚众,这与梅葆玖这么多年不懈地推广和传播,有很密切的关系。   梅葆玖晚年很为人们对梅派艺术的不着边际的所谓革新而担忧。一次和唱片公司合作跨界流行乐坛,录制《贵妃醉酒》、《太真外传》等唱片,外界有不少建议,希望梅葆玖也能体现一下跨界精神,对梅派艺术进行一些改变。但梅葆玖仍坚持有保留地革新,对于梅派艺术核心的东西,他拒绝革新,他坚定地维护父亲所开创的艺术的传统:“像《太真外传》这些唱腔里最传统的东西,我原封不动。”   2013年青年报记者又与梅葆玖在上海见面。他当时在为“百年上海梅兰芳”纪念活动中的“文武昆乱史依弘”5天梅派大戏捧场。梅葆玖对青年报记者说,他在上海度过了一生中许多重要的时刻,在上海演过很多戏,包括抗战八年都在上海,而他本人更是生于上海,长于上海。这次来沪演出就像“回家”一般。所以对于在上海的演出,他特别看重,一定要将梅兰芳艺术的精髓原原本本地、不偏不倚地呈现出来的。“这次想把我父亲一些戏让我的学生再原汁原味地呈现出来,让人看看这戏当年是什么样子。也让观众看到老戏到新戏的一个演变过程。”记者 郦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