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衍生品设计走进上海科技馆

  • 文章
  • 时间:2018-11-24 22:50
  • 人已阅读

  曾经,我不喜爱赏花,因为我认为那些花太娇贵,只是在年龄温馨的节令,才舍得开放,虽然美得灿烂、艳丽,但这只是灿艳景致中的一隅,未曾是充满心愿或播种的郊野中的配角。但,草木萧瑟中的那一抹淡彩——梅花,却深深吸引了我的眼光,它美而不华,谦逊朴实,超然脱俗挺立于北风白雪中。   梅花虽然不牡丹的典雅花姿,不玫瑰的妖娆风度;不菊花的奇丽身姿;不木樨的香气宜人。但梅花怀有不与世俗相争的崇高情怀,傲然独立在皑皑白雪中。这怎能不让人钦佩?   我喜爱梅花,喜爱它不畏严寒、傲雪风霜的肉体。它与众不同,一举成名。冬季,当那些妖艳的花儿经不住风霜雪寒,早已开放时,梅花却在凛凛的北风中径自开放。敢与和凛凛的北风、冰凉的大雪抗争,直面险峻的环境,勇敢的面对应战。“墙角数枝梅,凌寒径自开”,这不是梅花不屈不挠品行最间接、准确的表白?   在这严寒的冬季里,一些星星点点的血红,红得耀眼,那不是火光,而是在冰霜中绽开的红梅,“梅花香自苦寒来”,它开在枝头,听凭严寒的风划过它鲜红的花瓣,听凭冰凉的冰霜压在她脆弱的身躯上,不论多么重,它却决不垂头弯腰,依然立在风雪中,与风雪举行着无言的争斗。直到太阳扒开云雾,放出万丈毫光,它便抖了抖身上的冰霜,迎着阳光露出微笑。你的魂一向在与穷冬抗衡着……   梅花是咱们中华民族的意味,中华儿女在一次次的和平中,从不垂头屈服,哪怕捐躯也要和敌人奋斗到最初一刻,就宛如梅花与风雪的争斗一样,一向奋斗到阳光进去。我爱梅——它是中华民族最好的意味。“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傍晚”梅花名副其实,值得赞誉。   突然,我发觉本身喜爱上了赏花,但,只是赏梅。我观赏梅花,信服梅花魂,而更多的,是要深造梅花肉体!(开心吧整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