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税改初有成效 华尔街和散户均预测金价下

  • 文章
  • 时间:2018-11-24 22:50
  • 人已阅读

《江南好人》宣纸海报 茅威涛饰沈黛。   在传统戏剧式微、观众群萎缩的大环境下,越剧表演艺术家、“梅花奖”得主茅威涛领衔的新概念越剧《江南好人》横空出世,并将于10月18、19日登陆深圳大剧院舞台。   大胆挑战一人分饰两角,从艺30年首度“反串”花旦的茅威涛,昨日接受深圳晚报记者专访,谈起这部打磨6年的作品,她坦言“预见到一定会有观众不接受”,增加饶舌音乐和爵士舞元素,是为了带来“陌生化”效果,给现代观众一点惊喜。面对同行和外界的质疑,茅威涛只有一句话,“功过留待后人评”。称自己为“悲情理想主义者”的她,表示不怕因为《江南好人》“中枪”——“我穿好‘防弹衣’了!”   A   “第一次演女角,我竟手足无措”   深圳晚报:您为什么会选择改编布莱希特的《四川好人》,原作哪一特性最打动您?   茅威涛:第一眼打动我的,是这个剧本里“沈黛/隋达”男女一身担的独特性。这对一个演员的吸引力是巨大的。   深圳晚报:《江南好人》的改编实现了越剧从“才子佳人”到“寓言哲理”的跨越,您有没有担心过传统观众可能不接受?   茅威涛:我们在决定创作《江南好人》这部戏之初,就已经预见到一定会有一部分观众不接受。但是在新的时代,越剧要面对新的观众,新的需求,能够通过《江南好人》吸引到新观众,看惯了话剧、音乐剧的观众到剧场里来,进而喜欢上越剧,我们觉得这样的尝试是值得的。   深圳晚报:据说该戏打磨6年,创作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难处是什么?   茅威涛:从我个人来说,《江南好人》是演戏30多年来第一次打破之前所有的条条框框,在舞台上演一个女人;这也是“小百花”的第一部现代戏,与以往的作品截然不同,我们突然意识到,过去的经验都用不上了。尤其“沈黛”,我从来没想到,一个女演员演女角色,上了排练场竟也会“手足无措”,这也许就是戏曲的妙处,程式的魅力。我忽然明白,我需要建立一套全新的演“沈黛”这个女角色的程式化表演模式。所以,我们特别邀请了一位舞蹈形体老师,一对一地跟着我进行形体辅导。从“沈黛”的每一个步伐、每一个形体、每一次回眸、每一个微笑开始,一点点的训练。   深圳晚报:这次的改编不仅创新,还很大胆,甚至增加饶舌音乐、爵士舞元素,这样会不会伤害传统越剧的纯粹性?   茅威涛:改编的时候,我们选择了要忠实于布莱希特,希望通过布莱希特戏剧体系这样一个完全不同于传统越剧的表演手段和舞台美学呈现,通达到现代观众的视野和审美范畴。所以,才有爵士舞、现代舞、RAP等“时尚”的表演方式,融入到这个作品里,既带来“陌生化”效果,又给现代观众一点儿惊喜。   深圳晚报:您如何看待有关您作品的争议?   茅威涛:《江南好人》北京首演时我曾经开玩笑,现在网络语言说“躺着也中枪”,我现在是站着,肯定更要“中枪”了,我穿好“防弹衣”了!   B   生活中的茅老板爱种花、看书、陪女儿   深圳晚报:您和您的先生曾公开反对越剧视频在网络流传,您不认为这是帮助年轻观众了解越剧、激发兴趣最快的途径?   茅威涛:舞台艺术和影视是有一定区别的,它的魅力,从某种角度来说,必须走进剧场,身临其境,现场去感受。仅仅从听一段音频,或是在网上看一小段片段,很难得到全面的呈现。尤其是在网络上发布,可能由于网络条件的限制,效果大打折扣,也会违背我们的初衷。因此我们还是希望年轻人能进入剧场,相信现场看一次“小百花”的越剧,你们会发现原来戏曲可以是这样的。   深圳晚报:台上您是风度翩翩的“男人”,生活中的您是怎样?   茅威涛:种种花,看看书,陪陪女儿……   深圳晚报:“小百花”20周年时“五朵金花”重逢,今年是成立30周年,会再聚吗?   茅威涛:“小百花”成立于1984年,明年将举行30周年庆典系列活动,目前我们开始着手准备,不过具体内容还请允许我暂时保密!(深圳晚报记者 赵伟君)